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益资讯 >> 内容

社会力量对图书馆的慈善与公益援助研究

时间:2012/12/5 15:33:06 点击:

我国现代图书馆建设的一个新现象是:完全依赖政府财政支撑其建设和日常运行的状况已经突破,社会力量的慈善与公益捐助正在异军突起。无论是东部发达地区,还是西部偏远乡村,都概莫例外。两届“百县馆长论坛”会议的召开,讨论了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基层图书馆的生存和发展问题,引起了图书馆界对社会力量援助中国图书馆发展的思考与总结。进入21世纪,社会力量对我国图书馆的慈善与公益援助已成为一种潮流,图书馆及图书馆人应当怎样来看待这个潮流,需要在理论方面广泛讨论和在实践方面大量探索。

  一、图书馆慈善与公益的主要援助模式分析

  1.慈善家援助修建图书馆

  慈善家的援助,即专门致力于慈善事业的人对图书馆的援助,其主要表现是:慈善家把自己的资金捐赠给基金会,然后通过基金会与政府合作项目或直接向受援对象捐款,指定用于修建图书馆馆舍或图书室建设。代表人物有香港的邵逸夫、田家炳等。他们秉持“取之于民众,用之于民众”的理念,在我国援建了30多所图书馆馆舍和1100多间乡村学校图书室,累计耗资达5亿多港元。

  2.企业单位对图书馆的针对性援助

  企业慈善是指企业从慈爱、善意和善良的理念出发,以扶贫、帮困和助人为主要内容,对图书馆进行帮助的社会行为或社会行动。其主要表现是:企业用自己的利润与政府合作系列项目或直接向受援图书馆捐助建设资金或书籍、物资等,来援建图书馆。代表性的企业有飞利浦集团(外企)、中国移动通信公司、花旗银行集团(外企)等。它们秉持“弘扬慈善文化,宣传爱心奉献,展示社会文明”等理念,在我国援建了309所希望小学图书馆、1350所中小学“中国移动爱心图书馆(室)”和两所少年儿童图书馆,累计耗资达4 000万元人民币。

  3.社会个人行为对图书馆的援助

  社会个人慈善,即社会公民热心图书馆慈善公益事业,自愿帮助弱势群体的无私行为。其主要表现是:热心于基层文化建设的自然人个人,以自己或家庭的人力、财力、物力或自己可以办到的募集方式建设各种形式的图书馆,并开展相应的图书馆服务。代表人物有福建省福州市的吴熙、湖南省冷水江市的刘小玲、江西省萍乡市的刘柄继、陕西省西安市的陈武艺、宁夏海原县的李成林等。他们秉持“力所能及,扶助乡邻”等理念,在我国因地制宜地办起了众多的农民图书馆(室)、乡村图书馆(室)、社区图书馆(室),有的藏书达10万册以上,有的馆舍面积达2000平方米以上。

  4.民间组织对图书馆的援助

  民间组织的慈善援助,即社会团体和民办非企业单位两类社会组织基于一定的公共意识、关怀意识、责任意识、参与意识、合作意识和奉献精神从事图书馆的慈善公益事业。其主要表现是:社会团体或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的知名人士发起某个项目,然后由参加该项目的志愿者或义工通过网站、口口相传等方式募捐图书和资金,最后再由志愿者或义工把这些募捐图书和资金直接捐赠给当地文化站或者中小学图书馆,并定期或不定期地指导业务工作。代表性的社会团体或民办非企业单位有北京天下溪教育咨询中心、立人乡村图书馆、《中国妇女》杂志社、《光明日报》社、中山大学图书馆、重庆大学图书馆等。它们秉持“以图书为载体,以教育为内容,立足乡村,连接城市,推广国民阅读,促进乡村教育革新”、“丰富乡村教育资源,促进公民社会形成”、“援助受灾的图书馆人”等理念,在我国创办了众多有影响的草根援助项目,如天下溪乡村图书馆、立人乡村教育行动、乡村社区图书馆援助计划、图书馆家园计划、北川图书馆重建项目图书募捐活动、星星火阅览室、育才图书馆、西部阳光行动等。其中,北京天下溪教育咨询中心的天下溪乡村图书馆项目和立人乡村图书馆的乡村教育行动最有影响。前者采用捐、募结合的办法,立足于出版社积压书采购市场和乡村社区受援对象(主要是乡村文化站,间或也有学校),从2003年到2006年,为广西的5个贫困县近40个乡镇捐赠了图书;后者采用总分馆理事会管理模式和捐、募、建、服务一体化援助模式,从2007年到2011年,在湖北、河南、四川等省建立了10个分馆,办了3000多个借阅证。

  5.慈善基金与国际组织对图书馆的援助

  慈善基金与国际组织的援助,即海外华人通过募集资金,与国内乡镇政府、非营利组织如侨联等建立联系,帮助中国乡村图书馆和教育事业的发展。其主要表现是:海外华人的慈善基金组织或一些国际组织,通过与国内乡镇政府或非营利组织(如侨联等)建立联系,然后捐助资金,或同当地政府及村民合作,共建公共图书馆,或同当地学校合作,以充实或加强原图书馆的建设,建成后向社会开放服务。代表性的基金与国际组织有美国加州圣峪中华文化协会、美国青树教育基金、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兹根基金会、国际教科文组织等。它们秉持“中国的希望在教育,而教育必首重德育,以培养高尚完美的人格”等理念,截至2011年3月,在我国边远穷地区因地制宜地办起了62所公共图书馆、46所中小学图书馆、12所农村图书馆、103个学校图书室。

  二、图书馆慈善与公益的主要困境分析

  1.缺乏可持续发展战略或长效机制

  目前,图书馆慈善与公益的各种援助模式都面临着一个可持续发展问题,将资金、实物捐赠给当地的慈善机构,随着时间推移,就会出现信任危机;直接将资金、实物捐赠给受援助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出现经费紧张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因此,建立完善的监督反馈体制迫在眉睫,资金的流向和实物运用途径清晰,才能提高捐赠者的信任度,主动给捐赠者以情感和荣誉的回报,才能激励捐赠者的捐助热情。慈善公益机构需主动作为,走向社会,积极募捐,才能促进图书馆慈善事业的发展。

  2.缺乏合理有效的运营管理模式

  合理有效的运营管理模式包括选择适合自身发展的投资管理方式、完善监督反馈系统、制定图书馆慈善与公益相关政策与基本制度等。我国非公募基金会的投资还处于起步阶段,投资相对盲目,缺乏专业指导,投资收益过低,而在美国大型私人基金会的投资已发展成熟,主要采用投资部、投资财务部、财务部、外部投资机构、基金会信托等5种投资管理模式实施投资管理。我国图书馆慈善与公益事业要实现可持续的发展战略,必须保障慈善捐款的合法透明,依法接受税务监督、会计监督和社会的监督。可以通过网站公示各项善款的来源、金额及使用去向,方便人们及时查询、了解善款的使用情况。图书馆慈善与公益相关政策的制定可以为慈善援助的行为指明方向,统一行为准则,做到有据可依,有据必依。

  3.缺乏图书馆专业人士的参与合作

  目前,我国图书馆慈善与公益援助的5种援助模式都缺乏图书馆专业人士的直接参与合作。对受援地图书馆未来的发展缺乏专业指导,观念上还停留在传统的捐书赠书,图书馆的新技术新理念无法融入其中。图书馆界慈善人士应该加强与社会力量的合作,规划性地指导各项图书馆慈善公益项目,把图书馆最新的技术和一些新理念融入受援地图书馆,对当地的图书馆管理员进行业务和素质的培训,定期举行讲座,传达图书馆界的最新资讯和动态。充分发挥图书馆界的专业素质,吸引更多的社会力量关注我国图书馆慈善与公益事业的发展。

  4.主流援助的运行模式为“非公募”方式

  目前,我国社会力量对图书馆慈善与公益援助的5种基本模式,除了依托于基金会的香港慈善家的援助和海外华侨的援助有“公募”行为外,在国内的企事业单位援助、社会个人援助和民间组织援助,则都是“非公募”性质。然而,从主体看,后者的援助又是我国的主流。如果主流援助者没有资金与书刊的“公募”来源,其是否可持续发展是可想而知的。图书馆事业是全社会的事业,需要政府和社会的大力支持。笔者强烈呼吁政府出台专门针对图书馆慈善与公益援助的政策,也强烈呼吁现有基金会降低捐助资金管理费和项目实施费的比率10%,以支持草根组织对图书馆慈善与公益援助的行动。

  三、图书馆慈善与公益的未来发展方向分析

  1.基金会募捐与投资的管理模式探索

  基金会的投资管理对图书馆慈善与公益事业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合理的投资管理可以实现基金会资金的保值增值,可以很好地解决图书馆慈善经费紧张,难以长期可持续地援助受援地的问题。鉴于目前草根组织援助图书馆建设的种种困难,笔者以为,从图书馆人的角度看,应发展“基金会募捐与投资的管理模式”——致力于图书馆慈善与公益事业的人,可以设立基金会,并制定有效的管理制度,让基金会作为图书馆慈善与公益援助整个行动的中心,承担其全部工作,特别是向读者提供服务的后续工作,否则,将难以从根本上解决现有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具体运作模式,可以参考立人乡村图书馆的基金会理事会组织机构,投资委员会(由数名拥有投资经验的专业人士、理事会主席和秘书长构成)根据自身的管理理念、投资政策、投资目标、投资规模、风险偏好、人员配置、成本费用等多个因素来确定符合自身情况的投资管理模式。随着基金会投资管理的发展和金融市场的完善,我国图书馆慈善与公益事业要实现长远的公益慈善使命,必须建立符合自身发展需要的基金会投资管理模式。

  2.寻求国家及政府政策指导

  图书馆作为一个公益性机构,国家始终是图书馆建设的主体,政府应该发挥主体作用,主动介入,指导社会各界对图书馆的慈善援助。最重要的是尽快落实慈善税收优惠政策,制定一整套促进公共文化慈善行为的法律法规及其配套措施,为慈善资本在图书馆事业的持续投入提供较为完备的法律保障。同时,政府应该本着“以人为本”的思想,从有利于提高国民综合素质及增加人们福利的目的出发,确保有效供给,避免资源闲置、浪费。

  3.探索新的援助模式——数字图书馆总分馆援助模式

  数字图书馆的总分馆援助模式,具体而言,是由公立图书馆、高校图书馆牵头,主动与慈善人士合作,利用其丰富的数字资源和馆藏资源,充分提供无私服务,而私人慈善资本作为慈善援助的主要资金来源,则承担维持数字图书馆总分馆的日常运行开支。总、分馆实现资源共享,向社会公众提供公益性服务,用户凭一张借书证可以同时利用总馆和分馆的资源与服务。数字图书馆的总馆通过搭建以数字化资源内容传播、整合统筹联盟信息资源为核心的数字图书馆联合平台来实现总分馆数字资源的共建共享。数字图书馆的联合平台具有统一界面、统一检索、资源链接、资源导航、内容聚合、统一认证、流量报表等特征。各分馆成员通过书目联合系统可以实现在检索一种文献时能同时了解其他成员馆关于此文献的信息;通过电子资源联合系统可以实现异构资源的跨库检索;通过文献传递及管理系统可以实现每篇检索到的文章都会有馆藏图书馆信息,以在线文献传递的方式获取丰富的电子文献资源;通过联合参考咨询系统可以实现为广大用户平等地提供专业性咨询服务与知识服务。数字图书馆的总分馆援助模式可以借鉴立人村落图书馆的管理模式采用总馆理事会与分馆理事会相互协调、共同管理的运行模式。总馆理事会由各公立图书馆项目负责人、各高校图书馆项目负责人、慈善人士代表组成,负责制定图书馆项目的中长期发展战略,并为战略目标的实现整合各种资源。总馆理事会通过与慈善人士共同签订书面协议,形成有效监督机制;通过建立图书馆私人基金会,保障私人慈善资本的合理运作;而慈善人士通过深度参与图书馆管理而改善图书馆利用私人慈善资本的低透明度、低信任度的状况。总馆理事会需协调处理好慈善资金的运用、总分馆的管理、慈善人士与图书馆项目负责人在实际运行中的新角色和权责等一系列问题。分馆理事会由当地乡绅和教师组成,让他们充分参与图书馆的建设,激活本地资源用于图书馆的长期发展。分馆理事会需认真即时地完成总馆理事会下达的任务,并把当地援助遇到的问题和困难及时反馈给总馆理事会,做到总分馆的有效沟通、即时沟通。

  四、结语

  社会力量对我国图书馆慈善援助在国内还处于起步阶段,理论上缺乏深入、系统的研究,实践中还处于摸索、探讨阶段。因此需要更多图书馆界人士的关注和参与,共同推动图书馆事业的发展,繁荣图书馆慈善公益事业。

  作者重庆大学图书馆:黄娟 彦韬 魏群义

作者:作者重庆大学图书馆:黄娟 彦韬 魏群义 来源:慈善公益报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甘肃零距离网公益频道(gy.gs090.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530516606@qq.com 陇ICP备14000988号